民族评论>>正文
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
——民族团结发展的“贵州经验”之一
2013年06月07日 10:47
来源: 《贵州民族报》  作者:《贵州民族报》、《民族新闻网》记者 杜再江 特约撰稿 李寅
更多
  
  编者按:

  “民族团结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王正伟不久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对于多民族聚居的贵州来说,正因为有了民族团结这个“空气和阳光”,这些年来贵州才能保持经济社会稳步发展、民族关系和谐融洽的良好局面。贵州也因此被中央领导称赞是全国民族关系最好的地区之一,是“民族团结的典范”。

  贵州不仅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也是贫困问题最突出的欠发达省份。在发展的道路上,贵州面临重重困难。在“后发赶超”使命的面前,选择什么样的路径发展才能与全国如期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贵州的回答是:“努力走出一条符合民族地区实际和时代要求的后发赶超之路。”

  也正因为有了这些探索和实践,这些年来,贵州在加快民族地区又好又快地发展、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等方面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国务院2012年2月下发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把贵州建设成为“民族团结进步繁荣发展示范区”。

  那么,贵州的经验是什么?它对于做好民族工作以及其他民族地区加快发展有何指导意义?日前,记者深入全省各地调查采访,解读民族团结发展的“贵州经验”,敬请关注。


  春天,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在这样的季节在贵州的大地上走上一圈,能感受到的,不仅是多彩贵州秀丽的自然风光,还有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各民族群众互帮互助、和谐共处、亲如一家的温馨氛围。

  去年10月6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在贵州考察时感叹:“千百年来,各民族和睦相处,在贵州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同舟共济,共同创造了多姿多彩的贵州文化,成为民族团结的典范。”

  成就“典范”的背后,是贵州各民族干部群众多年来一直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并为之不懈努力。

  特殊的环境条件和历史进程使各民族珍视民族团结

  “山上不长树,地里不产粮,种靠望天水,吃靠救济粮;不见一条通村路,出门赶场几天工……”这首令人心酸的民谣,曾是贵州省安顺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大营乡三合村的真实写照。

  2007年,43岁的苗族村民谢兴荣临危受命,开始担任三合村村干部。如何改变三合村贫困落后的面貌,成为一道摆在他面前的难题,而能否赢得各民族村民的信任与支持,更成为谢兴荣的一块心病。


  要致富,先修路。谢兴荣提议修一条通村公路。不过,由于没有钱,村民不仅要捐资,而且需要投工投劳。这种劳心费力的事村民能同意吗?经过谢兴荣耐心细致地做工作,村民同意了他的这一提议。

  如今,这条路不仅成为三合村的致富路,也成为三合村走向外界的重要通道。

  虽说“火车快不快,全凭车头带”,但是,在这样一个苗、汉等多民族聚居地区,如果没有各民族“车厢”的团结协作,“车头”就无法正常工作。

  令谢兴荣欣慰的是,他这个苗族书记得到了各民族村民的鼎力支持。

  在当地民族工作部门的支持和帮助下,谢兴荣还带领村民,把闲置的上千亩土地进行流转,进行集体养殖种植。几年间,昔日一贫如洗的山村,一跃成为安顺市新农村示范点。

  如今,三合的民谣变成了“山顶戴绿帽,风到果枝摇,楼房平地起,牛羊满山叫”。

  从发展的喜悦中,三合村人感受到团结的力量是巨大的。2008年的“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全村村民自发捐款2000多元;2010年贵州遭遇特大干旱,村民们再次捐款2000多元,并在本村村民吃水同样困难的情况下,依然组织村民兵分三路前往大龙、妹场、龙屯3个临近兄弟村,帮助他们抗旱救灾。

  三合村的团结互助只是贵州山区多民族聚居村庄生存发展的一个缩影。在省民委主任吴军看来,贵州自然环境恶劣,为了生存与发展,各族人民必须互帮互助、互惠共谋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珍视民族团结成为各民族群众的共识和行动。

  吴军认为,在贵州世居少数民族中,主要与古代的四大族系——百濮、百越、氐羌和南蛮有关,元明清之后回、蒙古、满等民族从北方陆续迁入,各民族为了生存,必须寻求别人的支持和帮助,由此形成了与人为善的品格。

  其实,贵州各个民族和谐、团结相处,共同发展,历史悠久。

  翻开历史,贵州是最早纳入中央版图的民族地区之一。

  同时,贵州的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高度一致。明朝时,贵州最大土司霭翠逝世后,代行权力的彝族妻子奢香夫人始终同明王朝中央保持一致,成为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的典型范例。

  而近现代贵州的民族团结,则可以追溯到红军长征时期。

  长征过程中,红军与贵州少数民族群众互帮互助的动人故事不胜枚举。1934年7月,贺龙领导的红三军建立了黔东特区,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通过了《关于苗族问题的决议》。1936年初,红二、六军团转战黔西北时,王震亲自组建了苗族独立团。

  到了1948年至1949年间,地下党于贵州边境民族地区组建罗盘支队、威宁游击团、松桃苗民游击队等开展武装斗争,配合解放大军迎接贵州的解放。

  源远流长的贵州民族团结犹如一部民族团结的史诗,为贵州的民族团结打下了坚实的历史根基和社会基础。
?
当前页 1/3 页 下一页
责任编辑:熊江睿
更多
延展阅读